林安梧,,如何面对大陆新儒学

区域教育     2021-02-16    浏览:0

如何面对大陆新儒学
一、所谓“新儒家” (一)“顽固派”

达三:“新儒家”作为一个历史和现存的概念,如何反思为好呢?

陈明:晚清的“顽固派”当然不是“新儒家”,而是一个维护既得利益的群体。如果不是这样,如倭仁等,则是糊涂虫,有感情没理性。怎么能把建好的铁轨和火车都推倒砸烂呢?他们如果不是怕新思潮新思想新文化危及自身的利益,那就是根本想不清楚,真正要维护国家民族的利益,要寻求富强,是非这样与时俱进不可的!当然,在有些人眼里,这些先进机器属于奇器淫巧,本身就是负价值,那我就无话可说了。从理论上说,他们虽打着护教旗号,实际却是株守文本,只知道“法圣人以文”,而不知道“法圣人以心”,不知道“法圣人之所以为法”。可说是一种有情怀的冷漠、有学问的无知――叶德辉的国学素养,就很厉害,现在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

达三:粱济、王国维恐怕不是反文化的。

陈明:他们不是反文化的,他们是从文化出发的,但找不到新路。他们也不是“顽固派”。他们哪有什么既得利益!他们活得十分认真十分执著,是“苦闷派”:所信的觉得不可爱,所爱的觉得不可信。或者性格有缺陷,或者对文化理解太着相。

(二)张之洞

达三:张之洞似乎也不是“顽固派”。

陈明:“中体西用”是张之洞提出的。这个进路是不易之论。“体”是什么,不是实体,也不是本体,它脱胎于“中主西辅”,首先是主要原则,主体的意思;整个命题是讲在文化引进和变革中,不要丧失中国文化的主体性、主导性,儒家学说是中国人的民族根性、自性之所系。“用”是什么,在体用范畴里是指从属性的东西。如果作实体和功用解,是把这对范畴从哲学和佛教那里还原到最初的比喻义了。严复从这种理解批驳张之洞是没有力量的。如果真是逻辑不通,陈寅恪、冯有兰这些人还会信奉这种理论么?我们做中国人,坚持儒学的主体地位,和使用西方的东西,没有矛盾冲突。如果说西化派反对它,还有某种政治诉求在,顽固派这方面的批评则是完全荒唐可笑,不值一驳。

达三:但张之洞反对宪政。

陈明:张之洞反对宪政?他可是主张设议会的。在当时,能认识到这一步是多大的进步!还能期待更多么?至于保皇,英国的自由主义者更典型。当然这样比也许不尽妥贴,但却提示我们要有一种历史眼光。中体西用只是个进路,是个大原则,不是具体的解决方案。他一下子都解决,可能吗?还要我们干什么?这是我们今天应该做的事情呀!

(三)“新儒家”

达三:张之洞还不是“新儒家”。

陈明:“新儒家”有三代了,共同的进路是以西方知识的范型来论证儒家思想文本在知识上的正当性、合法性。暗含的预设就是:西方知识范型是普适的,儒家的东西是一种知识,儒家知识合法性的证实即是价值合法性的证实。实际上,这里面的逻辑预设和跳跃是需要检验和反思的。在人文领域,所有知识都是地方性的――这不是价值相对主义,你看看李卡尔特、柯林武德它们对文化科学和历史学的论述就知道了。用西方的东西来论证指导中国的东西,最终只能俯首于西方的东西,失去自我,就跟邯郸学步故事所描述和嘲弄的情形一样;至少有这样的危险。为什么?你预设了西方文化的普遍性、优越性,就必然觉得儒家文化处处捍格不入莫衷一是。西化派的中西文化观就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础上的:中西文化之异是the difference of grade。这显然是一种西方中心的单线进化论历史观。在这样的理论框架里,儒学还找的到保守的支点吗?我不是反对移植外来文化,而是要提醒:历史是生命活动的过程,是竞争合作的舞台,没有谁是上帝的选民,也没有谁是规律的承担者。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我们之所以要移植,是为了使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用哲学的话说就是把我们自身的内在性彰显出来,用通俗的话说就是使我们活得更好!

达三:第一代的梁漱溟、第二代的徐复观好象不是预设西方文化的优越性的。徐本身还是对熊十力先先生进路进行反思的人,要“回归孔子之道”。

陈明:新儒家没有谁预设西方文化的优越性,但他们多少不自觉地预设了西方知识范型的普遍性。徐、梁确实有点不一样。梁是反西方文化的,但越反对越陷入困境。因为好的不能反,拿来用就是了。徐更特殊,文化上保守,政治上自由,我最敬佩他。但他理论上受日本京都学派影响太深,对国家和社会划界太明确;这一点再加上对法家的憎恶,过于敏感国家对社会的侵入,不仅否定管仲,而且据此逻辑认定《周礼》是歆莽伪造。那怎么行?他的自由主义有点无政府主义的味道,只能用于批判。实际上圣人为治从来都是刑礼相参,《礼记》里面看得很清楚。儒家的政治哲学,孟子一系,荀子一系,都可以在《礼记》里面找到源头。

达三:第三代呢?林安梧主张“后牟宗三时代”。

陈明:第三代和前两代不完全一样。林安梧、李明辉更注探讨儒学与西方文化价值的相通性,从而论证儒学的合法性。但由于时代和情境的差异,有些价值是不能也不必摁到一个平台去沟通的。它们是“其义难知,其实易行”,用心体会就是。我是强调行重于知,知的难易与行的难易是不相类同的。

(四)所谓“大陆新儒家”

达三:现在有人开始用当代大陆新儒家的提法,指当代的一些中青年文化保守主义者。

陈明:我说《原道》下一个十年的目标就是建构一个可以叫做大陆新儒家的理论学派。因为对港台新儒家的那一套话语我是理解却不赞同,因为大陆今天的问题发生了很大改变。至于我本人,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文化新儒家”了。蒋庆是“政治新儒家”、盛洪是“经济新儒家”、康晓光是“制度新儒家”、梁治平是“法治新儒家”。这都是谁捣鼓的?

达三:符号是一种宣传和资本,也是造势。成了符号,就必然遮蔽其他一些东西。那也没有办法。再说,你自己不认为自己是新儒家,别人都这样认为呀。

陈明:那就姑妄言之吧。大陆新儒家,比如蒋庆和盛洪,说是要回到“师法、家法、心法”中去。那怎么可能呢?儒学的正当性合法性是不能建立在“师法、家法、心法”之上的。儒学的危机并不是儒学本身的危机,而是时代变化,那一套符号系统本身的效用下降,人们无法通过它解决今天的问题。合法性某种意义上就是实践的有效性。我们不能预设“师法、家法、心法”的内在有效性,即使作为一种接近经典的进路,它也不是全部――王阳明就强调读书做事需求之于心。至于整个文化系统,那就更不是那么回事了。儒门淡薄,收拾不住,是有非常深刻的原因的。

达三:世上没有完全正确的事情,只有自己认为自己是完全正确的事情。

陈明:正是因为没有完全正确的东西,才不要把什么东西封为绝对真理,儒学才要发展,才要建设。文化危机的解决,在它们看来是回到传统,但在我看来是重建传统。儒学不是一个装满灵丹妙药的宝葫芦,而是一条不断延展的道路。孔子说“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庄子说“物,谓之而然;道,行之而成”,还有鲁迅先生说“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我们要做的是方案,行之有效,就是对道路的拓展延伸。即用见体,就是以这样的思路理解儒学。我认为这样的态度、立场和进路是正确的。在儒学内部,一直有这样一条伏线在,今后我会阐述的。我不想成为符号,是因为我认为儒学必须是开放的,与时偕行。即用见体就是随物赋形,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反对“执一统众”的形而上学。但万变不离其宗,以不变应万变。这个“变”,也是“不变”,是继承和发展的统一。《礼记》说“礼,先王之未有,可以义起也。”你老师张立文先生说中国哲学不但要“接着讲”、“自己讲”,还要“讲自己”。道理一样嘛!

达三:与沉就说你有猴气吗?你当时还不承认。

陈明:往好了说这是说我生命力旺盛,往坏了说这是说我没有变化气质,我懒得理睬。你们是不是把陈来、黄玉顺也算进大陆新儒家了?

达三:没有完全算入。我感觉他们对儒学的态度是同情了解。

陈明:当然是首先要有同情的了解。没有同情的了解,就无法理解儒学的精神与价值,自然也就谈不上信奉体认。但问题不完全在这里,而在于他们对儒学采取的是知识梳理的进路,特别是要把儒学逻辑化、知识化。这是上一辈学人的主流工作方式。儒学自然也讲知识,也有逻辑性,但纯知识化、逻辑化的儒学,就不是儒学或儒学的真实状态和属性。儒学在结构上是复合的,在功能上是多元的。按西方的学科分类给它定性分类,遮蔽的东西肯定比彰显的东西多得多,得不偿失。所以我主张抛弃本质主义思维,从功能入手,即用证体、即用建体。

达三:我感觉陈来先生也在变,比如有《古代宗教与伦理》、《中国近世思想研究》,但这些好象不是他的专长。

陈明:当然在变了!不变怎么行?这说明既有的进路走不下去了。尽管社会学、人类学不是他的专长,但只要变就好。不过,最近他写王夫之,居然对《读通鉴论》不著一字,真是匪夷所思!在视野转变后,应该把政治史学文化史学看成王夫之最重要的作品。哲学什么的,他们哪有所谓唯心唯物本质现象概念啊。

(五)“原道”的“左邻右舍”

1、自由主义

达三:你对自由主义还是很同情的。这是你的一大特色。

陈明:自由主义是“原道”的“右邻”。就我本人而言,我认为我既是一个儒者,也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有人反自由,自由是能反的吗?我早就说过,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需要携手并行,并育不相害,才是最好的一个进路或结局。但是自由主义者不应喧宾夺主越俎代庖以为自己能够包办一切。自由跟权利一样,是一个比较晚出的概念,一种近代价值,其所关涉的主要是政治哲学的问题。虽然某种意义上人是政治动物,哲学就是政治哲学,但政治生活毕竟并非族群与个体生活的全部。自由主义者把自由作最高价值,但自由是生活生命的基础需要,要知道人的需要是多元的,按照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它应该是比较靠近宝塔尖顶端的,换言之是比较“奢侈”的,需要很多的条件。这样的奢侈品难道还有谁不想要吗?除开法门寺的贾桂,恐怕找不出第二人。所以说反对自由民主是说不过去的,它意味着更多的参与和更高的效率,而不是某些机械的模式。可是,自由是可以量化也应该量化的。笼而统之的本质主义理解无助于中国的社会改革进程。现在的自由主义者不仅是本质主义同时也是机械主义地理解自由,理解自由在中国的落实问题。我们的父亲母亲知道什么叫自由么?不甚了了。需要么?也许。他们的需要跟我们的需要一样么?不一样。另一方面,正是由于自由具有服务于人的特质,而现实中人又处于某种冲突状态,所以它迄今基本仍只是一种有限享用的内部制度;自由主义的国际政治实践一直没有很好的记录。中国的自由主义者还有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对外不能区分制度与国家、对内不能区分政治与文化,所以由肯定自由而乌托邦化美国,由批判专制而妖魔化传统。我看你有个区分就比较好,确实要把“中国的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在中国”区别开来。真正的自由主义,只能扎根在中国文化的大地上。中国文化是它的一个平台,是一个基座。否则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顶多只能用于批判,而现实真正需要的,是能够建设的自由主义。因为自由的落实,程度和方式是有历史性地域性特征的。因此,在中国他们不能够也不应当把儒学作为自己的对立面,而是应向儒学靠拢,从儒学中借鉴吸收资源。刘军宁、秋风他们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中国新闻周刊》就说他们是向传统抛橄榄枝,这是对的。但是在我,更倾向于把这种互动看成是儒学自身发展的一个维度,是中华民族创造力的一种显现。

达三:这本别尔嘉耶夫《历史的意义》,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现在有人一提别尔嘉耶夫,就以为是个典型的自由主义者。我看他也是个典型的文化保守主义者。

陈明:他比我还保守,以传统文化反现代文明,还要回归东正教。我则是想把传统文化赋予一种现代形式,在话语形式和价值理念上。孔子以仁释礼,是非常开放的。

达三:我最反感当今自由主义者的一点是,把自由主义等同于美国,美化美国,妖魔化中国。所以我担心他们这种靠拢是受施特劳斯新保守主义的影响。这也是我反对用新文化保守主义或新传统主义取代文化保守主义称谓的原因。

陈明:这个要看。但也不完全是那么回事。他们向传统靠拢也是必然的,否则就要让路。不是我们要他们让路,是它们辜负历史的期望而被淘汰。这对他们和民族的发展都是非常不幸的。
中国古代 近代 当代的哲学史与哲学家?
古代 :老子、庄子、王充、王弼、司马谈、慧能、刘禹锡、柳宗元、韩愈、张载、朱熹、程颐、陆九渊、王守仁、王夫之、李蛰、黄宗羲
近现代: 牟宗三、梁漱溟、冯友兰、熊十力、张君励、陈寅恪、钱穆、贺麟、唐君毅、马一浮、
东方美、徐复观、杜维明、余英时、李明辉、萧欣义、林安梧、蔡仁厚、
同济的中国哲学是个什么状况??
同濟中哲今年即與西哲持平,大量招兵買馬,比如牟宗三的入室弟子林安梧、潘雨廷的弟子張文江、謝遐齡的學生曾亦等都要來同濟,師資基本與西哲比肩。
高等教育有哪些理念 自由教育 通识教育 专业教育 职业教育
通识教育,这个1829年由美国学者正式提出的现代教育理念,从1995年至今,已在中国走过十八年的历程。然而不少教育学者仍感叹中国的素质教育质量差、地位低。中国的通识教育到底能否撼动现有的本科教育体制,形成一整套的成熟模式,它的出路又在哪里?21日,在华南理工大学举办的2013大学通识教育论坛上,来自海内外的100多位专家学者为通识教育把脉。

何谓“通识”?存在理解误区

中国通识教育十八年,做过不少尝试,也走了不少弯路。从建国初期苏联模式下的专业教育到现如今通识教育基础上的宽口径专业教育,不得不说,中国的高等教育已经向前迈进了一大步。然而,现今大学通识教育的发展现状仍不乐观,不少人都对通识教育存在理解误区。

到底何谓“通识”?不少人的理解是:文理的专业领域都有涉猎,成为“通才”。对此,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研究院书记庞海芍的氦叮份顾莓该逢双抚晶看法是:通识教育首先是一种教育理念,其次才是一种人才培养模式。针对过分专业化带来的知识割裂,追逐功利等问题,通识教育强调的是培养人格健全之人。

台湾清华大学教授林安梧则以台湾高校为例,发表了对通识教育的看法,他认为,大学应“以通识教养为体,以职业养成为用”。孔子提倡“六艺之教”,即礼、乐、射、御、书、数与大学的博雅教养是相通的,所以进一步衍生,“六艺之教”就是通识教育。

大学通识课“内容杂、质量差”

会上,不少专家都提到,现在高等教育中普遍存在文理失衡的现象。庞海芍指出,目前大学的通识选修课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内容杂、结构乱、质量差、地位低”,且没有很好的体现素质理念,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教育严重失衡。

中国科学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吴硕贤也表示,文理不相通是现代教育容易犯的一个弊病,尤其是当今的中国,往往在中学阶段就过早地实行文理科分班制度,而在大学阶段又过于偏重专业的教育,未认真实行通识教育。在这种情况下,许多文科生缺乏基本的科技常识;不少理工科学生缺乏文学与社会科学方面的修养,缺乏审美意识。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就成为梁思成先生所批判的那种“半边人”,而不是全面发展的人才。

参与论坛的专家们一致认为,必须整合教育资源,优化高校通识教育的发展模式。南京大学教务处副处长赵志宏认为,高校应当凝练优质教学资源,巩固成熟教学模式,建设通识类读本和教材,并聘请校外高水平教授开设通识教育讲堂,加强校际合作。

“老师讲学生听”的模式过时了

华南理工大学教务处副处长项聪在谈到该校如何改革和探索时,援引了两个学生的话:一个学生认为:“通识课的授课方式应该更加多样,不只是停留在老师讲台上讲,学生在下面听,参与更多的应该是学生,而不是老师。可以考虑设置兴趣小组或者研究小组自选研究课题去研究自己喜欢的课题。”另一个学生则认为:“有些老师十分资深,但枯燥的PPT和冗长的理论概念,损失了一大批学生,最后这些老师只能用点名来留住学生,我们其实更喜欢那种可以和学生打成一片、具有较强亲和力的老师。”

“通选课旨在培养学生的课余爱好以及与所学专业不同的其它方面的素养,这样的通选才是有意义的。”项聪认为,通选课的改革很有必要,要让学生能上到自己喜欢的通选课,并且能够真正学到东西。

相关搜索

相似文章

面对新一轮的职业教育改革,论述题:面对新一轮达到新课程改革,你是如何理解的? 2020-12-24

小学新冠肺炎疫情教育,、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请你谈谈对“敬畏生命”的理解?2、如何做到敬畏生命,落实到行 2020-12-24

新冠肺炎辟谣,、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请你谈谈对“敬畏生命”的理解?2、如何做到敬畏生命,落实到行 2020-12-24

疫情下小学生命教育课件,、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请你谈谈对“敬畏生命”的理解?2、如何做到敬畏生命,落实到行 2020-12-24

新面对面,新面对面,货币折算 2020-12-24

职业教育面对新形势,新要求,当前教育面临着怎样的新形势 2020-12-24

彩虹之光学前教育,神魔大陆七彩之光、彩虹之光这两套新时装是不是只有颜色不一样…… 2020-12-24

彩虹之光学前教育中心,神魔大陆七彩之光、彩虹之光这两套新时装是不是只有颜色不一样…… 2020-12-24

面对新初三的孩子 我们该给他们什么建议? 2020-12-24

大陆与台湾,大陆人如何去台湾工作 2020-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