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文章,,忧伤唯美的伤感文章

区域教育     2021-02-16    浏览:0

忧伤唯美的伤感文章
《玫瑰之殇》
(有一次看的时候就觉得有淡淡的忧伤在心里萦绕,细细的读,觉得这文很美。)

第一次看见四四是在昏暗的走廊上,当时我正勾着脑袋上最后一级楼梯。我在新鲜的地方总是兴奋异常。
四四从楼梯连着走廊的拐角冲过来,挟着一阵浓烈的香。他冲我潦草地一笑,说,阿七。停顿。我看见自己和他同时停顿。他摸摸鼻子抬起手来说,不好意思,我是想问你买不买花。
我想我应该摇头的。他手里拿的全是玫瑰。浓烈异常的香,暗红色的花瓣湿漉漉的——是被水淋过的样子。玻璃纸里暗绿色的茎被攥得再也直不起来。
可是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好。而后我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把准备用来买水卡和草稿纸的钱全交给了他,又乖乖地接过那一捧数量不详的玫瑰。
他开始数那一大把花花绿绿的零钱,数到最后,他用食指和中指夹起一个一元的硬币,递给我,说:“你的钱只够买7支,那一捧一共17支,10支还我。”
我抬起头看他,他棕色的瞳仁里有飘忽不定的神情,像是一缕风路过的时候迷了路,于是就在他心里住了下来,从此漂泊也住下来。
我想我是心疼这样的男孩子了。
我乖乖地数出十支水淋淋的玫瑰还给他,在递过玫瑰去的时候我又看了一下他的手,白皙修长,却很瘦,能看见皮肤下面一条条淡绿色的血管。
阿七。他突然又低下头去,全然不管我脸上的错愕。径自转身要走,却又回过头来,顿了顿,冲我说:噢,我叫四四。
我定定地站在那里看着这个男孩子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手里攥着七支失水的玫瑰。外头的天阴得很厉害,他手里玫瑰的颜色越来越模糊。可是他的那双把玫瑰攥到失水的白皙漂亮的手,一直在我的眼前晃动着。

新学期的第一天下午,我在走廊上遇见了一个卖劣质玫瑰的男孩子,他有好看的修长的手,眼睛里住着让我心疼的漂泊。最最要命的是,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他叫,阿七。然后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

第一次,我没有像从前那样去给花花草草们问好,而是拿着玫瑰直接回了宿舍。我找出带来的暗红色咖啡杯子,装满清水。把玫瑰小心地剪上斜口,插进里面。杯子小小的,玫瑰挤挤挨挨,散发出浓郁的香。
我站在自己的床边向新舍友们打招呼,说,大家好我是柒七。我看见一个大眼睛的女孩站到我插满玫瑰的杯子旁边,冲我淡淡地笑着,轻轻地说,你好,柒七。我喜欢你刚拿来的这些萎靡的玫瑰,我也喜欢你,我叫林饶。
我看着林饶站在挤挤挨挨的玫瑰旁边,觉得她似乎就要融化在那一阵浓郁的香气里。可是我已经来不及想别的了,我想着那个卖玫瑰的奇怪男生,他叫四四,他站在阴郁的秋天里叫我,阿七。他挟着浓烈的玫瑰香,撞进了我的世界。我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和飘忽不定的眼神,一下子就心疼起来。
我在阴郁的秋天买下了他的玫瑰,虽然我并不知道我能不能一并带走他眼里的漂泊。
“柒七,你哪来的这些玫瑰?”林饶突然问。
“嗯?唔。一个男生,刚刚我去实验楼闲逛的时候一个男生卖给我的。”
“卖给你的?唔。”
“……”
对话很快就被别的话题取代了,在这所省重点中学里,每个人的过去都可以一直讲到这些原本就失水的玫瑰凋零最后一片花瓣。
可是林饶似乎对这些玫瑰特别的喜欢。


“七,我非常地喜欢失水的玫瑰,它们的颜色浓烈深沉可是却寒冷,我是说,我从来没觉得红色是暖色,特别是暗红,从心里汩汩地涌出来,像青蛙冰凉的血液,浓烈甜腥可是冰凉绝望。
“七,我以为除了我,再也没人会喜欢这样的植物。花店里的玫瑰永远新鲜娇妍,饱满得像是要溢出爱来。
“七,我不是个明媚的孩子,我时时刻刻都恐惧像萎靡的植物一样失水而死。我常常在夜里失眠。爸爸妈妈在隔壁争吵或者沉默。而我只希望自己能够沉入黑暗里什么都不要知道。”
饶饶在我耳边小声嗫嚅,她呼出的热气在我的头顶酝酿成一团冰冷的云彩。远处有火车汽笛的声音,我迷迷糊糊地听着饶饶的声音越来越小。
饶饶你知道吗?我其实不喜欢衰败的玫瑰的,我喜欢的是葵花,在太阳底下蔓延成一片黄澄澄的温暖。那才是盛大的爱啊。盛开在太阳底下的,华丽而昂贵的爱。
可是我没说。我只是安静地听着饶饶的诉说,她是个疼痛的孩子,喜欢暗色的玫瑰。我在她的讲述里沉默,想,如果这样能让她好受一点,那么我愿意暂时安静。
我抱抱她,说饶饶睡吧。然后在由近及远的隆隆火车声里翻一个身,想,四四是不是也是这样一个疼痛的孩子。想着想着,就沉沉睡去。


我竟然在开课的第一天上午就遇到了四四。再次相遇,我亲爱的漂泊的四四。
上完语文课的时候我和饶饶去吃午饭。我收拾得很慢饶饶站在门口等我。那天的阳光温暖异常,走廊里铺满了变化的线条。走廊外面那棵粗粗的芙蓉树开始噼噼啪啪地掉叶子。
云淡风轻。饶饶站在门口等我。
然后我看到四四。他随着人流涌过来,在写着我们班号的铁牌下面停下来,手里抱着一本墨绿色的书,书脊在秋后的阳光里异常明亮。他的好看得要命的手,摩挲着那些厚重的纸页。
窸窣的声音,我听见他摩挲纸页的声音,以及我心中的爱盛开时花瓣裂开的声音。
我背着书包走出去,仰起头看他,他看看我,笑笑说,你好原来你在这儿。阳光落满了他瓷白的牙齿。
我的鼻子上沁出细小的汗珠。我对着他拼命点头。低下头再抬起头,时间在我点头的时候就永远静止。
饶饶是那个拨动我时钟的人。她不准我停留。我还在看着四四的时候饶饶拽过我的手,她低下头说,柒七我们走。然后她拉着我离开,她用力拽着我的手臂,我觉得她的指甲都快要陷进我的肉里。她在我最欢喜的时候拨动了我的弦,并且它开始飞快地旋转飞快远离。
四四,我们先走了。林饶低下头说,把我拽得越发疼痛。
阳光的线条全部开始凌乱,一晃一晃弄疼我的眼。我被林饶拽着走到走廊的尽头,恍惚听到四四说,饶饶再见。
再见再见我亲爱的四四。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再见。我害怕我们每一次的分开因为你是个漂泊的孩子。我害怕你就此离开不再回来。可是你跟我的朋友道别,只要道别就一定还会相见。四四,你知道我是多么欢喜当我看见阳光下你干净的脸。乖乖的像刚开始长大的男孩子,眼睛里住着迷路的风。
四四说,饶饶再见。他一定也跟我说再见了,说,阿七阿七再见。
写着班号的铁牌在秋日的午间哗啦哗啦地响着,芙蓉树开始优雅地掉叶子。我再次遇见四四,在爱的花朵盛开的声音里在阳光落落的走廊里在一切都沉稳缓慢的秋天,四四生长成我心里那只奢靡的暗红玫瑰。
我的时间的钟在秋天的潮湿里开始生锈。时间渐渐模糊起来。影影绰绰。


林饶午饭吃得很少。她用筷子挑着盘子里软塌塌的油菜,看过来看过去,自言自语着什么。油菜的汤溅到林饶干净的米色裤子上,留下一个一个斑点。我看着林饶,她失神地守着那些软塌塌的油菜,看着裤子上的斑点对我说,七,它们是我哭脏的脸。
我低下头拨拉盘子里的饭粒,一颗一颗一团一团是这么地粘。
秋日的阳光开始明亮起来,林饶的大眼睛却忽明忽暗,是什么呢?那么熟悉的感觉。可是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
我拨着饭粒,拼命想那些忽明忽暗的眼神,是什么呢?我在昏暗的阴天里剪那些玫瑰的时候看见过,我在四四从楼梯拐角冲出来的时候看见过,我在黑夜耳边的嗫嚅里听见过。
我不想说,可是又必须说,林饶眼睛里的忽明忽灭,是盛开在那些暗红色玫瑰花瓣上的,和四四一样的,漂泊。
没有住所,于是流浪,所有的行李,只是绝望的爱。
四四在秋天的走廊里对飞快逃离的林饶说,饶饶再见。
我想,我想我一定是听错了。那一定是时钟停摆时的幻觉,一定是的。
宿舍里的玫瑰早已枯萎,林饶小心翼翼地捡起那些花瓣,夹在一本墨绿色封面的书里,花瓣们疲惫地睡在黑白的交错里,再也无心念起它们所承载的往事。
那是一本厚重的书,分上中下三册的,英文原版的《飘》。我很奇怪饶饶为什么只有下这一册。饶饶从不解释,她只是一页一页地翻着,摩挲着那些厚重的纸页和那些沉睡的花瓣。
《飘》,林饶的英文原版的飘,墨绿色的书脊在我的眼睛里异常明亮。我不想再听见那些纸页摩挲着的声音,缓慢沉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斯佳丽再大雾弥漫的街道上迷失了方向。
如我,我新鲜的爱,它在玫瑰的暗色里找不到出口了。


常常会遇见四四。有时是在阳光落落的球场,他冲我们挥手微笑;有时是在课间的走廊,他抱着一大摞物理作业本,还会记得腾出手来点一下我的脑门;有时是在喧闹的食堂,他冲出来的时候看间我们,会再折回去买两盒酸奶。
可是每次他都说,饶饶你好。
可是每次他都只说,饶饶再见。
林饶每次都会拽起我的手臂,低下头说句谢谢,然后是柒七我们走。
迅速离开。
林饶如同走廊外面落着叶子的芙蓉树,一句话就风一般吹落所有的叶子,留下一地凌乱不堪的线条。留下绝望的我,迷恋着四四眼睛里的漂泊和修长的手指,希冀着告别之前的“阿七,再见。”
四四,我亲爱的四四,我只要你再叫一声我的名字,叫我阿七,只要一句再见,四四我就笃定我不会把你弄丢,只要道别就会再次相见的对吗,我亲爱的漂泊的四四。


天一下子就冷起来,芙蓉树落尽了所有的叶子,光秃秃的枝桠分割支离破碎的天空,一切突然像丢失了的拼图,再也寻不回来。


四四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夜晚找我,楼下的那个女生敲开宿舍的门,说柒七,楼下有人找。
我散着辫子穿着肥大的运动衣就下楼了,一定是借教室钥匙的男生,我想。顺便带上了钥匙。
楼下很安静。落尽叶子的柳树蜷着身子沉默。
柒七。我听见一个声音在我准备转身上楼的时候响起。
喑哑可是温暖的声音,如同花朵盛开时花瓣裂开的声音,从冬日柳树的沉默里轻轻响起。他叫我,柒七。
我一下子回过头去,手中的钥匙发出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的响声,像是圣诞节时挂在雪松树顶端的银色铃铛。叮叮当当。
唔。四四,你好。
恩,你有空出去转转吗。就一小会儿。
唔。好。
亲爱的四四,你听出我心中的欢喜了吗,一瞬间所有的花朵都在冷风里盛开出大片大片的明媚春光,我以为我新鲜的玫瑰能在今晚饱满如我心中的爱。
我们去了那棵芙蓉树的下面。光秃的枝桠分割破裂的天幕如同破碎的拼图,一切都美妙如那个玫瑰色的下午。
“柒七,也许这么把你叫出来会很突兀,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了,因为也许只有你能了解,柒七,只有你能了解我现在的感觉。
“我每次看见你的时候你都明亮得像一个孩子,一个干净快乐的孩子。你的眼睛总是熠熠生辉,你的快乐满得都快要溢出来。
“所以我总是想,和你一起是会很快乐的。你心里的明媚如盛开的花朵。
四四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安静的白气一圈一圈荡漾开来,星星在枝桠间闪光。
哦,亲爱的四四,原来你看见了这个期待着爱的孩子对吗,你看见了她微微扬起来的脸上盛开着的爱的花朵,你想要浇灌它们了对吗。
芙蓉树光秃了枝桠,可是我心中满树繁花。
“柒七,”四四把头转向我,对面办公室里的灯光落在他瓷白的牙齿上,“所以我一直,一直都很放心饶饶,因为她是个不会爱自己的孩子,她太漂泊太疼痛,她总是在拼命躲避那些她以为的伤害。”
“所以我一直都没再单独找过她,自从上高中以后,我只是会在偶尔遇到你们的时候看一下她,临走时说再见,因为饶饶说过,说了再见就一定会再次相见。
“饶饶和我时初中同学,柒七。我们说好要考上同一所高中再去同一所大学,在夕阳里看青色的砖琉璃的瓦和纯白的鸽子,买很多很多的玫瑰,看着它们在生命中只有一次的盛开里耗尽最后一丝力气去爱。
“柒七,你知道吗,饶饶的父母最近分开了,饶饶谁都不想跟,我怕她会难过可是又不想打扰,所以,所以请把这本书给她,她会明白的。”
四四递过来一本厚厚的书,我没有看封面,只是摩挲着,有熟悉的声响。
对面办公室的灯光依然明亮,没有夜鸟在芙蓉树上扇动翅膀,可是我分明看见漫天的星光全都迷离而且模糊起来,破碎的天幕如同碎裂的冰封湖面漏出尖锐的伤口。我的头发在干燥的风里纠缠起来,宽大的运动服从四处渗进冬天的寒冷。
我慢慢摩挲着那些厚重的纸页,在窸窣声里听见水结成冰的清脆。
我看见一个孩子迅速地低下头去,又抬起头来,静止的时间里塔留下一滴眼泪给冬天。然后抬起头来,赶快微笑。
“四四,嗯,我想,我会给她的,嗯,好的。”
“那么,谢谢。对了,刚开学的时候你买过我的玫瑰吧,呵呵,它们都快要凋零了。那时候不认识你,还冲你不停地打喷嚏,真是抱歉,这个送给你。”
四四递过来一个玫瑰标本,暗色的花瓣在塑料片的后面瑟瑟发抖。
可是,四四,你知道吗,我是不喜欢暗色的玫瑰的,我真的不喜欢可是一直在接受,接受你萎靡的玫瑰眼睛里的漂泊干净的脸庞上扬的嘴角瓷白的牙齿修长的手指。它们在我心里早就生长成一株暗色的玫瑰,带着坚硬的刺,狠狠地扎到了我。
可是我只是接过来,冲着四四说,谢谢。
四四站起来,说不早了该回去了,说天太冷了把你叫出来真不好意思,说,柒七,再见。
往事在四四转身的那一瞬间纠结起来,撕打时的喧闹吵地我心里疼。很疼。办公室的灯终于灭了,我抱着那本书没有看清封面的颜色。
窸窣的声音里芙蓉树又开始优雅地掉叶子,爱的花朵盛开时,花瓣裂得太深,暗红的汁液流出来,像是饶饶说的新鲜的青蛙血液,冰凉可是绝望。
阴暗的走廊里湿漉漉的玫瑰,爱上漂泊的那个孩子从此不再明媚,她听见大片的明黄色阳光被埋葬的声音,她听见他说,阿七。
只是一个喷嚏,阿七。
我抱着那本沉重的书穿过球场,柳树干枯的枝条依然沉寂。宿舍搂越来越进的时候我看清了那本书的封面,浓重的墨绿,Gone With The Wind。
委靡的玫瑰一瞬间全部凋零。
我指间冰冷,在楼梯上快步行走。灯光落在脸上,潮湿而且疼痛。大雾弥漫。
我在楼梯上快步行走,我知道饶饶在尽头等我。
我要把书交给她,而把玫瑰标本永远留下。


大雾弥漫。斯佳丽终于找到了温暖的家,可是瑞特却离开了。
我手里握着暗色玫瑰干枯的花瓣,看着饶饶那双住着漂泊的让人心疼的眼睛,轻轻呢喃,再见,再见。


四四说,再见。柒七,再见。
冬天。大雾弥漫。
非主流唯美伤感文章
  浅 吟 深 冬 里 的 悲 欢,
  低 唱 夏 至 里 的 离 合。

  希 望 用 旅 行 删 除 一 些 记 忆,
  可 是,
  寂 寞 能 像 行 李 一 样,可 以 减 轻 吗?

  每 当 我 看 天 的 时 候,
  我 就 不 再 喜 欢 说 话。
  每 当 我 说 话 的 时 候,
  却 不 敢 再 看 天。

  很 多 我 们 以 为 一 辈 子 不 会 忘 记 的 事情,
  就 在 我 们 念 念 不 忘 的 日 子 里,
  被 我 们 遗 忘。

  我 们 放 下 尊 严,
  放 下 个 性,
  放 下 固 执,
  都 是 因 为 我 们 放 不 下 一 个 人。

  全 世 界 都 那 么 脏,
  我 们 还 有 什 么 资 格 说 悲 伤?

  最 华 丽 的 葬 礼,
  就 是 一 个 人 静 静 的 死 去。

  有 人 说、
  人 生 是 一 袭 华 丽 的 袍。
  里 面 爬 满 了 虱 子。

  每 个 人。
  都 有 一 段 悲 伤。
  想 隐 藏。
  却 在 生 长。

  百 无 聊 赖 的 午 后。
  爱 上 一 张 纸。
  我 用 白 色 的 蜡 笔 费 力 地 涂 抹 描。
  绘 到 了 最 后 才 发 现。
  这 不 过 是 一 场 发 生 在 自 己 与 自 己 的 徒 劳 的 角 逐。

  那 个 咖 啡 馆 里 一 直 放 着 一 首 英 文 歌。
  是 一 个 沙 哑 的 男 声。
  在 秋 天 午 后 的 阳 光 里 反 复 地 响 起。
  听 得 人 心 酸。

  我 忘 记 了 哪 年 哪 月 的 哪 一 天。
  我 在 哪 面 墙 上 刻 下 了 一 张 脸。
  一 张 微 笑 着、忧 伤 着、
  凝 望 着 我 的 脸。

  人 活 的 要 尽 量 快 乐 些。
  因 为 你 要 死 很 久。

  有 一 个 人 在 童 话 一 样 的 蓝 天 下。
  看 着 几 百 年 前 建 造 的 古 堡。
  做 漫 长 的 哑 巴。

  香 草 来 自 马 达 加 斯 加 。
  咖 啡 来 自 巴 西。
  草 莓 来 自 俄 勒 冈。
  巧 克 力 来 自 比 利 时。
  坚 果 来 自 夏 威 夷。

  脑 海 里 翻 滚 着 一 些 对 话、一 些 句 子、一 些 字 眼、
  隐 忍、沉 默、隐 藏、猜 忌。

  阳 光 照 进 古 井 里 才 知 道 黑 暗 的 温 柔。

  有 人 说。
  人 生 若 只 如 初 见、

  生 活、其 实 就 如 一 场 喧 嚣 的 晚 宴。
  开 始 时 就 注 定 离 别。

  不 同 的 故 事 不 同 的 结 局。
  成 为 永 远 的 画 面。
  很 久 之 后 我 们 成 为 了 传 说。

  如 果 全 世 界 都 背 叛 你。
  那 么 我 会 站 出 来。
  陪 你 背 叛 整 个 世 界。

  年 月 里、五 味 杂 陈。

  每 个 人 都 在 或 冷 或 暖 的 色 调 中 度 过。
  也 许 我 们 陷 入 莫 名 哀 愁 时。
  会 想 不 起 来 所 拥 有 的 。
  只 记 得 那 些 缺 失 的。

  阳 光 下。
  我 们 的 幸 福。
  我 们 的 悲 伤。

  那 街 口 还 在 不 断 上 演 悲 情 戏 码 、


  Decy
毕业离别伤感文章
六月的校园闷热得让人心慌,街上摇摆的红裙子白裙子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感伤。天空一如以往的湛蓝,校园也不因我们的离去另一批学生的到来而有丝毫的改变。然而我的心头却躁动着一股难以名状的不安:我就要离开校园了,离开我曾经热爱,热恋,给我自信的政法。也许,不再回来。看着低年级的同学在路上很潇洒地甩头或者交头接耳地谈论着某一位教授,我仿佛看见了四年前的自己。只是时间在我还来不及感叹它快的时候已一溜烟过去了。
  一
  躺在宿舍冷硬的床板,我无奈地睁着双眼。屋角的一只蜘蛛正爬过来又爬过去,我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不是死水更胜死水。兴许在床上躺的时间长了,我全身酸。"那只蜘蛛到底要爬向哪个方向"------我的神经开始错乱。
  二
  一天到晚的无所事事,我不知道对于快要毕业的学生,你说这是潇洒还是病态?我无意追究。我开始害怕回家,害怕见所有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这一切只因我临近毕业.
  宿舍的话题开始多了起来,只是关于女孩子的不多。因为大四的学生认为这样将会使自己流于浅薄,至少是幼稚。  
  00年代的大学生对于现实社会所有美好的东西或者说合理的东西都抱有怀疑。他们用另一种逻辑看社会,并为此自觉成熟。他们倾向于生活在一个真实而不完美的世界而不是相反,并且习惯于不合理的东西合理化,据说这才是生活。黑格尔也因说了"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一句而备受推崇。
  ……
  ……
  三
  十一点半,宿舍准时停电。"他妈的",黑暗中大家同时吼着这么一句。晚上对于我们这些懒散的毕业生来说,只有麻将和酒精。我们乐于在宿舍聊一些有用或者没用的东西,或者发一发牢骚-----这似乎也是毕业生的一种通病。
  很多同学都在办理感情手续。而我和我的她也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考验.她留在兰州,而我却身处异地,我不知道这些人当中有多少人爱过,还有多少人可以延续,外界的诱惑,内心的波动,坚守这份感情,需要的不仅仅是对多余的热情,更需要的是彼此的信任.太多的貌合神离,我们见的已经几乎麻痹,我只希望,我们在彼此心底保存着那份最真的情感,这些就已经足够.大学四年下来,看多了校园的风花雪月。从最初的跃跃欲试到如今的心如止水,是一个沸点到冰点的过程。我无意去讨论感情的是是非非,我只是等待有一天能为她披上雪白的婚纱,他老人家说了,没有实践就出不了好的理论,现在,我也这样想。
  四
  在外校的学生都忙乎着毕业论文的时候,我们依然心安理得地窝在宿舍打牌。我们的魏院长有一句深得人心的名言:文章是抄出来的,但抄谁都会,真正会抄就不容易了。在我们不懂抄书真谛的时候,我们无知地悠闲着。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们个个无动于衷,至少表面上如此。只是那由于时间久而有点变声的卡带多少给了我们一点怀旧的伤感。来自老狼的"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还有那毕业生的主题曲"the voice of silent"以及理查德马克斯的"right here waiting",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忧伤。其实,忧伤的并非歌曲本身,而是我们的心情。 很多时候喧闹的背后是难以言述的孤,平静的表面下却汹涌着激情和情感。我躺在床上任老歌带我的思绪飞扬。
  空气中残余着午后阳光的味道,小餐馆里飘出的炒菜的声音和菜香痉挛着我不算大的胃。拖鞋甩出的啪啦啪啦的声音,引来几位美女的侧目。我们无视这样的目光,那明显是还不大适应政法生活的小女生,她们仰着脸,小心翼翼地在异性眼里维护着她们的形象。只是,我们已经在山旮旯里窝了四年了,不可餐的秀色在我们眼里还不如8块钱一盘的水煮牛肉来得实在。
  点完菜之后,几人一人来了瓶啤酒。这时才有心思打量这街上来往的男女,里面骤然有了太多的生面孔。自从搬到新宿舍后,蓝天公寓就不常来了,我和我的她曾经的脚步踏遍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以致于这个在我们口中深恶痛绝的地方,也多少让人有点亲切感和新奇感,甚至是怀念。人总是如此,在有距离的时候美才格外凸显,不管对人或是物。也许"距离产生美"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是我不知道这距离产生的美在接触之后还能持续多久。我总认为这样的美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可靠,她们往往只是因不了解而引起的,就像泡沫虽然绚丽但一经触碰总是要破灭的。所以人不能总沉湎于这种"错觉"的美,"完美无缺"只是理论上的存在。然而活在完美的虚幻却比面队残缺的现实来得容易多了,所以这世界的抱怨从来就没停过。  
  五
  晚上,自个再校园里闲逛。在走廊碰到了@@,我们关系不错,很努力的女生。如今正积极备战考研,"班头,努力呀。"看着她满身冲劲,我突然觉得内心有一种不合年纪的凄凉。
  毕业在即,我能带走的有哪些呢?我不能回答,但我不能逃避,现实的东西总是不能逃避的。有才能的才有机会,有才能的就有机会。我有机会吗?
  晚上11点,宿舍一如以往的嘈杂--我们几个又在打麻将。这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年龄,夜里12点被戏谑为小黄昏,而我们是不习惯在黄昏入睡的。我爬上了床,那因兴奋而用力过度的甩牌的声音撞击着我的耳膜。对这区区几分贝的声音我是不在乎的,只是晚上和@@的相遇却让我不得不检点以往。其实我是有梦的,我的内心远比外表来得成熟。但是,几年无知快乐的校园生活过来,我对自己的梦想开始动摇。对于毕业,我的害怕几乎盖过兴奋。我怀疑自己是否驾驭得了生活。
  思想,在凌晨四点入睡。
六   
  毕业论文的初稿已经上交,很多班级也开始在组织毕业会餐了。所有的人好象一下子成熟了不少,那些平时看不顺眼的人如今也似乎不那么讨厌了。是的,在毕业之前,是应该把那些不愉快的记忆统统埋葬了。
  在散伙饭上,我们频频举杯。酒精刺激着我们的神经,我突然觉得很悲壮并且有一股豪气。去他妈的"不能饮酒"的校规,去他妈的"饮酒伤身"的理论还有对生活的不自信!希望是在的,因为我们正青春。你说,还有什么比青春更美好的呢?!
  喝完酒后,我和另外几个酒兴正浓的同学拐进了一家酒吧,继续灌那已经没有什么味道的啤酒还有吼那1块钱一首的摇滚。那种久违的歇斯底里让每一个人痛快淋漓,那因酒精作用而嘶哑失真的声音,让我们体会到另一种真实。
  "呕……呕….. "在回宿舍的路上,我终于受不住,蹲在路边的水沟吐了起来。
  "人生难得几回吐,喝口水就没事了"@@@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手里的矿泉水递了过来。   
  "走过世界我才发现世界多不完美,成功或失败都有一些错觉。沧海有多广,江湖有多深,局中人才
了解。生命开始,情不情愿总要过完一生,交出一片心不怕被你误解。谁没受过伤,谁没流过泪,何必要躲在黑暗里自苦又自怜。我不断失望不断希望,苦自己尝笑与你分享。如今站在台上,也难免心慌,如果要飞得高,就该把地平线忘掉……..累也不说累…. "
  第二天醒来已是11点了,头还是昏昏沉沉的。水房里空无一人,我机械地来回拖动着牙刷。看着牙膏的泡沫在漏水管口一点一点的消失,我两眼失神像没有感情的机器人。拘了一把自来水,好象触摸了一回有形的时间,这总算让我知道我情感的神经还没有完全"坏死"。
    ……
  午后的阳光火辣辣地舔着水泥地面。如今雨伞的作用更多的是遮挡阳光--当然,这只是对女生而言。
  夏夜如母腹中躁动不安的胎儿,学校的空气被拥挤的人群挤得变形。路边摆冷饮的小摊,据说生意和气温成正比。女生裙子的长度则和身高还有皮肤成反比--这是我们细微观察后得出的结论。所有的这一切和平常都没什么两样,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从前了。   
  "工作定了的,过着猪一样的生活;找工作的,过着狗一样的生活;考研的则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今天见不着这个,明天找不着那个,所有的人都为工作的事奔忙着。哎,毕业…..
  七
  照完毕业照,大学的生活便这样结束了。没有太多的伤感,也没有什么感人的依依不舍。能走的就这样走了,被抽到毕业论文答辩的则留了下来。一切都在悄悄的进行,没有人说什么;没有人说什么,一切都在悄悄的进行。
  几个要好的朋友在餐馆里拼命的喝酒,干脆的碰杯轻易的就把记忆碰缺了口。大家互相拍了拍肩膀,不用祝福。现在能做的就是撒开肚皮拼命的喝。
  酒。醉。

  …….

  ……..

  人的一生,总会有一些值得怀念的人或物或事或地方。纵使记忆是一片沙漠,也是会有几匹骆驼的。对于我们曾经咒骂过的政法,我想现在是我们怀念的时候了--在我们开始了另一种行程之后。钱钟书先生管这叫围城。这座城的城里,就是那座城的城外。
  只是,一切都过去了,在我还来不及回味的时候。

  …………..

  太阳落下了

  太阳还会再升起 。

明天的明天当太阳再次升起时,我还有感情写下这样的文字么?我不知道,或许这个就是我对大学生活的一种告别吧,没有过多的宣泄,没有虚假的酒精,该走的,终究要离开,能留下的,将永远在我的心里。再见了,我可爱,可怜的大学呦……

  ……………
经典短篇伤感文章
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屋子里,音箱里循环的放着歌,有泪慢慢的溢上来,模糊了双眼,感伤的情绪向我发起了又一轮的攻击。

总以为有爱,总以为有恨,梦醒的时刻才知道爱与恨都只不过是自己编织的一场奇怪的梦境,都只是一不小心遭遇的一场情感魔障而已,世间最不会改变的是时光的匆匆,是阳光的温热,是海水的浩渺,世间最容易改变的还是人的面,人的心和人的命。

所谓爱,所谓恨,所谓永恒,不过都是我们自己编织的美丽的童话,因为不存在,所以美好

把无可消弥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从此以后,我们都仍然还有快乐起来的理由

匆匆忙忙的旅程,我们只是偶尔相遇偶尔同行了一段的路人,到了该别离的时刻,自然是谁也留不住谁。我们不需要弄懂这一程同行是巧合还是命运的赐予,我们只需要记得这一程中的快乐,忘记这一程中的郁郁。

思绪很凌乱,被忧伤的无奈的歌声一次次打断断,起起伏伏的心境,无可名状的孤单,不过如此。

是谁写下了这绝妙的歌词,把悲凉的情绪渲泄的如此契合我的心情?

常听人言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贼新词强说愁,尔今轻愁依然,人却已不复少年。生命是一个无奈的旅程,精彩与否固然不以我们的个人意志为转移,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遇上什么样的人和事也全是未知数,我们无力而渺小地在命运设置好的程序里走着自以为与众不同的路,其实走完一个轮回,才发现,我们所重复的,不过是千百人早已经重复过的无数遍的轮回而已。

这苍苍茫茫的生命之旅,我们每个人,去时都象来时一样孤单,我们固然无法拉住相爱的人的手一生一世,就连那个恰好相遇的人也终究无法陪伴我们生命里的每时每刻。

生命,很无奈。所以,我们哭着来,哭着去。所以,我们的悲伤,注定只能留给自己。

相关搜索

相似文章

伤感的文章,忧伤唯美的伤感文章 2020-12-24

伤感小文章,忧伤唯美的伤感文章 2020-12-24

忧伤文章,忧伤唯美的伤感文章 2020-12-24

忧伤的文章,忧伤唯美的伤感文章 2020-12-24

唯美的文章,,忧伤唯美的伤感文章 2021-01-29

伤心的文章,忧伤唯美的伤感文章 2020-12-24

感伤的文章,忧伤唯美的伤感文章 2020-12-24

伤感短文章,寻唯美伤感的短篇文章。 2020-12-24

伤感文章大全,唯美的伤感句子大全 2020-12-24

唯美忧伤的句子,唯美伤感的英语句子 2020-12-24